《被天堂遺忘的孩子》-萬里尋母之與掛牌黑道之戰

鄭 丞 硯/台南小哲學家俱樂部
大家好,我是丞硯,我今天要報告的書是-「被天堂遺忘的孩子」,看完這本書後,我才知道墨西哥到美國的非法移民這們嚴重不僅僅是墨西哥,更多來自中南美洲的貧窮國家,例如宏都拉斯和瓜地馬拉,他們利用火車當作他們偷渡的工具,在車底、車頂和一節一節的車廂間,來回穿梭,逃避警察、黑道的雙面追擊,驚悚的畫面令我毛骨悚然,這些偷渡者也造成三個國家的治安問題,影響美國邊界-治安就業問題,也難怪川普要在美墨之間築一道「美國萬里長城」,和國會鬧得不可開交。


我覺得書中主角-安立奎相當勇敢,在他五歲時,母親露德為了改善家計,便離開了兒子到美國求生,然而,安立奎在十三歲時,自己徒步踏上了危險又艱難的尋母之旅,安立奎經歷了七次的失敗,最後一次,才僥倖成功到達了美國,在每一次的失敗中,都讓安立奎多得到了一些偷渡的心得和手法,也嘗試了更多的辦法,例如:「不搭公車、不隨意相信他人、只相信偷渡客等…」,雖然在整個故事裡都經歷了人性的黑暗,但是我們也看到偶爾閃出人性的亮光,例如:「中年婦人歐爾佳,整天忙碌,救偷渡客的性命」、「瓦哈卡村和緯拉克魯斯洲的人,總是熱情的丟食物給火車上的偷渡客」。


有一件事情一直讓我想不通,為什麼他們(偷渡客)為了聽到火車的聲音,就一定要躺在鐵軌上睡覺,這樣做,有可能會讓(一些因為太過勞累而沉睡不醒的偷渡客),死在火車的輪軸下,為何他們不要躺在軌道旁,也可以聽到聲音,更不至於被壓死呢?


我認為有些人,必須要離開親人,到別的地方工作,可能是因為家庭經濟狀況不佳,或是國家動盪不安,無法成為人民的依靠,導致他們必須離家,到國外去找工作,才有可能解決家庭的貧窮,安立奎很辛苦的躍過墨西哥到達美國,和媽媽露德相聚,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是相處的卻不像安立奎當時想像得一樣,我覺得移民局的警察和墨西哥當地的警察大部分都是(掛有牌照的黑道),為什麼要這樣形容他們?因為他們專門找偷渡客下手,用暴力和勒索的方式,來得到他們所想要的。
在外婆家,我們曾請過三位外傭,雖然他們不是非法的偷渡客,是合法來台工作、時間到了就可以返回家鄉的人,但是我們依然能體會到他們離鄉背井 那種孤單想家的感覺。


我個人很想包容偷渡客,但是因為他們,造成了被偷渡國家的社會治安問題,在台灣,恩為我們是一個海中孤島,很少有偷渡的問題,我也慶幸自己不是生在中南美洲,而是台灣。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