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古希臘伊比鳩魯學派(快樂學派)心得

愛因斯坦十至十五歲遇到一位老師帶領讀科學與哲學著作,其中康德哲學中對時間與空間的直觀,據大陸流亡德國埃森的愛因斯坦研究專家仲維光先生說,康德的直觀說對愛因斯坦相對論的建構啟發很大。

<<蘇菲的世界>>作者喬思坦.賈德主張青少年應學哲學。法國高三生必修哲學,畢業會考必考哲學。我受賈德影響,四年多來,在很多熱心家長協助下,在台灣北中南東開設”青少年哲學俱樂部” ,邀請熱愛課外閱讀與思考的中學生參加。

四年的點火或啟蒙經驗,從學生課堂討論與每月寫心得,效果顯著,更堅定了我邀請更多志同道合的老師與家長參加這一點火運動,鼓勵青少年勇敢走出洞穴。

當然,最遺憾與無奈的是,橫艮在國中生與家長面前的巨大升學壓力,乃至平日的段考名次競爭,令許多孩子不得不放棄課外閱讀與思考。只有少數在家自學生可享受孔子說的樂而學之的意境,甚至進入柏拉圖描述的熱愛(philos狀態。

下面是一位宜蘭原住民高一自學生的讀書與思考心得,這篇作品在高山部落裡面對星空完成,為了鼓勵學弟學妹別怕<<蘇菲的世界>>,我徵得雅宣與家長同意,在FB發表此文。雅宣與好幾位類似的孩子給大人的啟發是:當孩子不受每天的課業與考試羈絆,照著熱愛與專注走,每個孩子都可能創作出令人驚艷的作品(文字繪畫工藝等)。

反之,當熱愛與專注常被打斷或壓抑,孩子長大後就失去聽內在聲音與熱情的能力,永遠不敢追逐與實現夢想。

唐老師引言

從”讀古希臘伊比鳩魯學派(快樂學派)心得” 作者:羅雅宣(樂觀書院蘭陽哲學俱樂部高一自學生,2014.12)

真正的快樂是內在的,它只有在人類的心靈裡才能發現。---布雷默

快樂是甚麼呢?我的最初定義是---沒有痛苦。所以在我開始了解伊比鳩魯學派的宗旨時,有一隻鳥兒在我體內作怪,牠急速地振翅使我的心也碰碰碰碰的跳躍起來,我很興奮,因為我感到自己也就是伊比鳩魯學院的學員,是一名花園哲學家,在我看來人需要快樂,就像需要衣服一樣!但當我回想起犬儒學派和斯多葛學派都相信,人是應該歷練各種形式的苦楚,而非避免時,我頓然有種羞愧之情,認為我的思考異常淺薄,就像是快樂主義一般,除了獲得快樂的行為,其他都是次要的!

所以我開始思考快樂的標準為何,伊比鳩魯學派的倫理學中可以分為三部分,而其中一部分享樂主義的看法---快樂是人生的唯一目標,也是唯一的善,高於所有其他的價值,並且認為痛苦,不分層及,都是壞的,力求將享樂與痛苦的距差增至最大。這或許是使很多人覺得伊比鳩魯是個縱欲主義,但是我並不這麼認為,我倒覺得他們是一個節制的學派!

書中提到---1.在評估做某件事所產生的樂趣時,也必須考量可能的副作用 ﹔2.人是理性的,我們能夠規劃自己的生活,所以也該更注重如何計算樂趣 ﹔3.樂趣不一定是指感官上的感受(聽音樂、交朋友……也算),若想過一個快樂的生活,也必須遵守古希臘人的自我規範﹑節制與平和……原則 。羅曼.羅莎:「所謂內心的快樂,是一個人過著健全的、正常的、和諧的生活所感到的快樂。」亞里斯多德的快樂三形式---過享樂的生活、做一個自由而負責的公民,或是做一個思想家和哲學家!但這也是必須同時達到這三樣標準,才能獲得幸福與滿足。所以我贊同擁有快樂是必須是要有規範、節制,並且要平衡的,要不然就如蘇菲吃了太多的巧克力,起了副作用,但最重點也是要看你如何解析、運用快樂這兩個字。所以對伊比鳩魯是個縱欲主義的看法,我有點難過,它的禁慾式的享樂主義,也被取解為粗俗鄙陋的肉慾論,每個學派都有優缺點,如此刻薄的批評,使到了現今,有這樣的貶意,使我不禁感嘆~~~

我認為伊比鳩魯是以一個以另外一個角度來審視快樂的學派,顯然和現代人認為的樂趣,有所不同!其實我們現在真的非常幸福,我們正活在舒適且安逸的年代,所以現代人極尋樂、享樂,但他們所追尋的快樂是否為真實?如果是的話,怎會出現如此多不快樂的恐怖結果呢?所以說這句話說得好「樂不可極,樂極生哀,欲不可縱,縱欲成災。」伊比鳩魯也說:「快樂沒有本來就是壞的,但是有些快樂的產生者,卻帶來了比快樂大許多倍的煩擾。」Gabriel Urbain Faure’(加布里埃爾.於爾班.佛瑞):「沒有一回的快樂是無煩擾的。」大多數人因為不知如何衡量快樂的原故,所以活在悲慘中。我還滿同意這個觀點的,我們周遭的人、事、物都有許多類似的例子,所以我認為計算快樂是值得我們關注的一件事!因此,如何規劃與規定尋求最大快樂的原則與方法,就成為了這個學派追求理想人生的倫理關鍵。

在繼續查詢伊比鳩魯時,我發現在快樂中,也是可以選擇的,其實自然的欲望,並不見得都是必須的。舉一個例子挺有趣的,例如,進食是必須的,但是山珍海味則是不必須的!伊比鳩魯覺得哲學的任務在於揭示如何才能獲得最大限度的快樂,裡頭也有提到一點,選擇能滿足我們自然和必要欲望的一種簡單生活方式,肉體的快樂,會變得更穩固!但是我覺得人還是軟弱的,偶爾追求非必需的欲望也是可以理解的(我的心聲)

在快樂當中也分成心靈與身體的快樂,同時他也告知我們,追尋快樂時必須小心謹慎,因為有些欲望是自然的,也有一些是空的!或許在現代,有些人會認為開跑車、睡豪宅、吃香喝辣,就是所謂的快樂,在這裡伊比鳩魯也提醒我們,追求名利的欲望不應過度,因為這種追求,往往會導致掩蓋快樂的痛苦。

快樂以及痛苦,我認為兩者之中,沒有模糊不清的地帶,意思就是,當我心喜樂的當下,我不會感到痛苦,也就是說,我覺得快樂以及痛苦,不可能會同時在同一個時間點去感受!柏拉圖也說:「快樂和痛苦從來不會同時降臨到一個人身上,但是如果你追求他們中的某一個,並且有所體驗,你幾乎總是不得不體驗到另一個,它們就像受同一個大腦指揮的兩個軀體一樣。」就像地球有兩極一樣,每件事背後都有兩面,有快樂,就有痛苦!這個學派當然也知道,所以它認為---當肉體的痛苦是無法避免的時候,只有精神的快樂可以戰勝它,由於心靈上的快樂可以彌補身體上的痛苦,因為它的快樂可以延伸至過去、現在、未來。很特別的是,伊比鳩魯的快樂,還有分等級的,而最高層的快樂,無論是靈魂或是肉體的,都是一個滿足的狀態,即為「靜態的快樂」,而穩定的快樂,是無痛苦的!身體的穩定快樂,及稱為「無痛狀態 」﹔心靈的穩定快樂,就叫做「寧靜」!不過「靜態的快樂」也不是風平浪靜的,藉由刺激的快樂(包括由奢華而產生的快樂),都能改變靜態的快樂,但是不具有增加的價值,我覺得這個觀點是挺有趣的,但是也使我很困惑,我搞不懂它所謂靜態的快樂或是穩定快樂,因為我覺得快樂是很難平靜的,例如,我很開心時,在肉體方面我會一直笑,手舞足蹈……那麼在靈魂的部分,我一切的思想會變得積極,並且充滿正面能量……總之我很難理解,當快樂與我同在時,我怎能感到靈魂與肉體上的平靜呢?

肉體中擁有逃不掉的痛苦,心靈當然也是一樣,在網上看到了這一個很奇特的解釋,害怕算是心靈中的痛苦,但它其實真正存在的理由,是為了未來身體上的痛苦而感到害怕(我覺得有點像亞里斯多德的目的因),簡而言之,心靈的感覺最終還是依附在身體感覺之上,但是心靈的感覺是追求一個理想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享樂為至善之事,痛苦為至惡之事。但我認為苦痛並非就是惡,就是不好,有時這股力量,會引領我們向上飛升,我想對於伊比鳩魯學派,他們既然知道痛苦是避不了,取而代之的是,把首要的目標,在於把痛苦減少到最低限度。

對肉體而言,伊比鳩魯認為可以藉助於一種簡單的生活,可將痛苦最小化,那麼對於靈魂來說,獲得快樂的方式,則是研究物理學。所以伊比鳩魯的理論結構有被區分為---知識論、倫理學、物理學。而它的物理學理論,則是大家皆所眾知的原子論,是由德模克里特斯體系發展而成的,他相信通過物理學可以消除人對神和死亡的恐懼,顯而易之的是,伊比鳩魯學派是個唯物論者和無神論者,他覺得若因為死亡而失去快樂,這真的是非常婉惜,他認為人害怕死亡,是因為我們對「未來不存在」而感到恐懼,其實我覺得這其實沒甚麼好擔憂的,他認為出生前和過往後,我們都是不存在的,所以別為此煩擾!在書裡也提到,他藉由靈魂原子,幫助人克服恐懼,伊比鳩魯簡短的說:「只要我們還存在,死亡就不會來臨 ﹔當死亡來臨時,我們就不再存在了。」這在我看來,則是希望我們好好珍惜現在,因為時光如梭,一眨眼你的半身已進入了墳土,就像徐志摩在我的彼得所寫道:「光陰帶走的往蹟,再也不容追贖,留下在我們心頭的,只是些揶揄的鬼影。」我們要知足的活在當下,所以別為明日而憂慮,傳道書9章10節:「凡你手所當做的事,要盡力去做,因為在你所必去的陰間,沒有工作,沒有謀算,沒有知識,也沒有智慧。」莎士比亞的哈姆雷特也寫到:「我們一旦擺脫了塵世的牽纏,在死的睡眠裡還會做些甚麼夢。」時間一經典當,便不再贖回,找到自己內心中真正的快樂,我認為真正的快樂並非來自財富或榮譽,而是來自於做了一些值得做的事。

伊比鳩魯,在當時並非為主流學派,然而在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文主義者,開始對他有著強烈的興趣,使這個學派得以復興,每個學派都有它不值得我們學習的地方,而我認為伊比鳩魯學派的缺點是---當每個人都只追求個體的快樂時,有可能沒有辦法顧及他人,或是犧牲掉一些人的權利……這個學派的享樂主義也包含了自私和利己,無法幫助整個團體的進步與團結……這是我覺得比較可惜的地方,就像浩德(註:哲學班同學)說的一樣,伊比鳩魯學派,並沒有像蘇伯亞的時代一樣,為大眾服務,當然唐老師也有為此做一個解釋,不過就像愛默生說的:「快樂就像香水,不是潑在別人身上,而是洒在自己身上。」就如亞里斯多德對女性的淺見,我已經釋懷了,那麼對於伊比鳩魯享樂主義裡的自私原則,我就一笑而過吧!但是我要把它放在心裡面,做一個永遠提醒的告示牌。

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筍子說:「樂者常壽常」擁有快樂,就永有許多的益處,還有人稱:「世界上沒有比快樂更能使人美麗的化妝品。---布雷頓。」可是也有人認為「我從來不把安逸和快樂看做是生活目的本身---這種倫理基础,我叫它豬欄的理想。---愛因斯坦。」不管如何,我覺得喜樂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情感,是一種清澈明確,卻又澎湃的內心感覺,不過就像前面所述的,每件事都有兩面,沈石溪在狼妻裡寫道:「熬過冬天是春天﹔熬過戰爭是和平﹔熬過動亂是安定﹔熬過艱難是幸福。」當自己經歷過痛苦,才會知道快樂的甘甜!我常常會告訴我自己,快樂就像對身體有益處的病菌,千萬別把它醫好了,因為你還得傳染給更多人才呢!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