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中生與哲學啟蒙

雖然疫情的威脅不小,樂觀書院北部與南部的青少年哲學與兒童哲學班過去一週陸續開課,雖然每班人數不到十人,教師與課務助理還是很細心,提醒學生別忘帶口罩,同時北部兩個班挪到開闊與通風良好的永和樂活基地上課。

樂觀書院於十年前成立,宗旨在推動台灣的青少年哲學教育。當時,兒童哲學有楊茂秀教授帶領的團隊耕耘了三十年,高中階段的哲學教育則有朱家安等幾位傑出老師推動。由於國中生多面臨強大的課業與升學競爭壓力,許多原本在國小熱愛閱讀的少年上國中後,被迫放棄課外閱讀(許多才藝志趣也放棄),更別說與升學距離很遠的哲學思考了。

然而,非常矛盾的是,國中階段的孩子充滿人生困惑,常出現嚴重認同危機,許多國中生每困惑:我是誰?生命的意義何在?如何能走向獨立?少數孩子甚至出現生命危機與死亡念頭,這階段的孩子其實最需要哲學課,讓孩子們透過閱讀,吸收古今中外哲學家、文學家的智慧與經驗。在課堂上,老師與學生、學生與學生以對話方式,不盲從權威,什麼主題與信念都可質疑與討論,交流看法,認識自己,了解別人,將來成為愛自己,也愛國家與世界的公民,願為增進世界的真善美努力。

樂觀書院教師採用蘇格拉底教學法,一方面教師指定必讀的文本(如<<說不玩的故事>>、<<蘇菲的世界>>、馮友蘭”中國哲學史”、桑戴爾的”正義”等),一方面開放學生每閱讀一本自選書。這樣的教學設計兼顧了主軸與學生愛好的差異。過去十年,非常感謝台北、宜蘭、竹東、台中、高雄幾位熱心家長或則擔任課務助理,或則提供場地,使這一很有意義的教育實驗能從摸索到成熟。當然,也感謝所有過去十年曾參加青少年哲學俱樂部的學生(在家自學生比例較高,也有不少在校生與實驗學校學生。早期國中生為主,現在有高中生參加),國中生能不顧會考或段考,來學無用的哲學三、四學期,需要很大的熱情與毅力。

由於樂觀書院的青少年哲學課不收學費,教師也不支領講師費,我原本自己一人推動,不敢奢望年輕一代教師在有生活壓力的情況下,也來樂觀書院擔任志工教師,沒想到台南的王姚瑜老師在擔任課務助理與觀課三年後,願意接手高雄與台南青少年與少年哲學班(近年往下延伸至國小高年級生)的教學帶領。一年前,台北的楊佳榕老師、程詩婷老師分別開始帶領青少年與少年哲學班。另外,黃晶晶老師也在一年前與我協力帶領台北英文青少年哲學班,這學期黃晶晶老師卸任,由謝宜暉老師與我繼續帶領英文哲學班的學生。

幾位年輕的樂觀書院教師都熱愛閱讀、思辨,都是或曾是在家自學生家長,且多熱心公益,能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師們與歷任課務助理愛智與利他的情操,足堪學生的榜樣。關於幾位老師的故事,改天另撰文介紹。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