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觀書院於2010年成立–青少年哲學啟蒙〈一〉

第一班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俱樂部於2010年9月招生,上課地點在北市文山區的指南山上自主學習促進會培力學苑教室,學生多為國中自學生。

宗旨在推動台灣的青少年哲學教育。當時,兒童哲學有楊茂秀教授帶領的團隊耕耘了三十年,高中階段的哲學教育則有朱家安等幾位傑出老師推動。由於國中生多面臨強大的課業與升學競爭壓力,許多原本在國小熱愛閱讀的少年上國中後,被迫放棄課外閱讀(許多才藝志趣也放棄),更別說與升學距離很遠的哲學思考了。

然而,非常矛盾的是,國中階段的孩子充滿人生困惑,常出現嚴重認同危機,許多國中生每每困惑:我是誰?生命的意義何在?如何能走向獨立?少數孩子甚至出現生命危機與死亡念頭,這階段的孩子其實最需要哲學課,讓孩子們透過閱讀,吸收古今中外哲學家、文學家的智慧與經驗。在課堂上,老師與學生、學生與學生以對話方式,不盲從權威,什麼主題與信念都可質疑與討論,交流看法,認識自己、了解別人,將來成為愛自己,也愛國家與世界的公民,願為增進世界的真善美努力。

樂觀書院教師採用「蘇格拉底教學法」,一方面教師指定必讀的文本(如《說不玩的故事》、《蘇菲的世界》、馮友蘭《中國哲學史》、桑戴爾的《正義》等),一方面開放學生閱讀一本自選書。這樣的教學設計兼顧了主軸與學生愛好的差異。過去十年,非常感謝台北、宜蘭、竹東、台中、台南、高雄幾位熱心家長,或則擔任課務助理,或則提供場地,使這個很有意義的教育實驗能從摸索到成熟。當然,也感謝所有過去十年曾參加青少年哲學俱樂部的學生(在家自學生比例較高,也有不少在校生與實驗學校學生。早期國中生為主,現在有高中生參加),國中生能不顧會考或段考,來學無用的哲學三、四學期,需要很大的熱情與毅力。

由於樂觀書院的青少年哲學課不收學費,教師也不支領講師費,唐光華老師原本自己一人推動,不敢奢望年輕一代教師在有生活壓力的情況下,也來樂觀書院擔任志工教師,沒想到台南的王珧瑜老師在擔任課務助理與觀課三年後,願意接手高雄與台南青少年與少年哲學班(近年往下延伸至國小高年級生)的教學帶領。一年前,台北的楊佳榕老師、程詩婷老師分別開始帶領青少年與少年哲學班。另外,黃晶晶老師也在一年前與唐光華老師協力帶領台北英文青少年哲學班,這學期黃晶晶老師卸任,由謝宜暉老師與唐光華老師繼續帶領英文哲學班的學生。

 

樂觀書院幾位青少年與少年哲學教師,一方面採取共同的教學法(蘇格拉底教學法)與核心的文本(《說不完的故事》、中西哲學史與桑戴爾《正義》),另一方面保有個人的特色。上課時一方面持守幾則共學紀律,另一方面保持高度開放,鼓勵孩子展現主體,自選喜愛的書,在哲學課分享。

共學紀律的持守,學生與家長報名前就得知:孩子本身熱愛課外深度閱讀與思辨、不是奉父母之命參加、每堂課前花時間閱讀、課後寫心得。師生與家長對哲學課的共識與期待:不是聽老師授課,而是學生與老師不斷對話,共同創造與完成課程。因此,每次150分鐘的課,學生發言時間一定過半,甚至長達三分之二時間。每班理想人數為10-12人,少於8人討論不夠多元,多於12人則每人的發言時間不足。

青少年哲學課的規劃每一期至少四學期,學生以共讀《蘇菲的世界》與《美麗新世界》(含《1984》與《動物農莊》)啟程,之後自選書在第一階段開展,第二階段又進入共讀書,依序是《蘇菲的世界》、桑戴爾《正義:一場思辨之旅》、馮友蘭中國哲學史》(子學時代與秦漢時期的儒家。)

根據過去十年幾位老師與家長的了解,《說不玩的故事》開展孩子豐富想像力,也提前勾勒出少年成長之路的輪廓。《美麗新世界》若連繫反烏托邦的青少年小說,以及當前中國的統治模式,學生就很得體會。《蘇菲的世界》特別豐富,學生受益特多。桑戴爾的《正義》可作為《蘇菲的世界》的應用版,由於書中所舉爭議話題,如轉型正義、自由與功利、同婚權等議題,近年台灣社會近年也是熱門話題,研讀桑戴爾《正義》,有助學生從不同角度看爭議話題,不自以為是。

每堂哲學課上課第一階段,幾位老師會邀請每位學生談談過去一個月或兩週最難忘的生活事件,生命經驗分享雖然壓縮書本討論時間,但幾位老師共同的心得是:當學生訴說歡喜、生氣與難過時,老師與所有同學、旁聽家長都專注傾聽,此時說話的孩子是宇宙的中心,得到大家高度尊重,這種成為宇宙中心,得到周圍人高度尊重的經驗,對每個孩子都很重要,何況述說有疏理思緒、情緒的作用,符合哲學教育中要認識自己的目標。另方面,專心聽其他同學的生命與學習經驗,也有助學生了解、同理與欣賞其他同學,從而促進彼此友誼連結。

過去十年,樂觀書院青少年與少年哲學課、家長成長班所以能以志工參與的方式薪火相傳,堅持不收學費,在台灣北、東、中、南播種,除了幾位懷抱熱誠的教師帶領各班外,各哲學班的課務助理更是功不可沒,台北班先後有劉佳奇、楊文麗與李秀蓉、唐美晶、戴海蒂、洪偵真、陳梨蘋、宜蘭班的蔣玉華、台中班的陳映兆、台南班的黃若慈、王珧瑜與王孟庭,高雄班的翁鳳敏、王亞莉。另外,優人表演藝術班、宜蘭慈心華德福的陳怡穎、竹東天主堂的曾修嫦,新店樂學的王慧君,都採用樂觀書院教學法帶領學生閱讀與思辨。這幾位熱心課務助理尋覓上課場地、交通接送我、鼓舞學生學習熱情、提醒學生撰寫心得。

哲學總會探討形而上與形而下、本質與現象、真與偽、對與錯、善與惡、理性與感知、生與死、快樂、正義、有神、無神等問題,中學生提前知道中西哲學家予這些大哉問的不同答案,面對各種突如其來的挑戰,比較不會張惶失措,能從容應應。特別在網路時代,面對各種假訊息與謊言、宣傳、洗腦,比較有能力用嚴謹的邏輯訓練與懷疑精神,辨別真偽、對錯,不輕信盲從,有能力承受自由的重擔,不致輕言逃避自由,把自己的靈魂與人格出賣或交給外在權威,不向極權體制屈服。

樂觀書院過去十年推動的青少年哲學啟蒙運動,希望把台灣國小階段熱烈的課外閱讀風氣,往上延伸到國中階段。高中階段的哲學教育能往下延伸到國中階段,使最需要課外深度閱讀、思辨、表達與對話,而事實上被迫放棄閱讀與哲學思考活動,被段考、會考壓得喘不過氣的國中生,能繼續擁有自由閱讀與有自思考翱翔的空間。

青少年哲學教育在北、中、南、宜蘭推展七年後,也就是三年前,開始招喚志同道合的年輕夢想家加入教師團隊。第一位老師是台南班與高雄班的帶領老師王珧瑜。王老師受父親身教影響,自少年起就熱愛閱讀,飽讀中、西、日文學作品,早年帶過讀書會,也主持過廣播節目,因孩子在家自學而成為台南哲學班的課務助理,參與課務三年後,成為教師。

很感謝自主學習促進會支持,三年前辦第一期哲學教學工作坊,當時近二十名有心投入青少年與兒童哲學教育的朋友參加,課程結束後,原有成員組成讀書會,每月閱讀與研討一本書,這一讀書會在新店自由出版社持續兩年多,至今未中斷。自由出版社二代主人蕭大可先生與夫人,堅持不收場租,精神支持讀書會。讀書會成員程詩婷、楊佳榕兩位老師一年前在台北分別帶領樂觀書院少年班(國小高年級)與青少年班(國中生與高中生)謝宜暉老師則接續黃晶晶老師,自本學期起與我合帶台北青少年英文哲學班。楊佳榕老師雖然沒參加第一期哲學教學工作坊,但參加了同一時期「新店樂學共學團家長讀書會」,我帶領研讀的書籍與哲學教學工作坊相同。

 

雖然新冠肺炎疫情威脅,小班制的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課與兒童哲學課,三月份陸續上課。楊佳榕老師帶領的青少年班,改在永和樂活基地相聚,原本學生多是在校生,這學期有自學中學生旁聽,豐富了討論。每位學生介紹的自選書也各有特色。楊老師以關心世界為主軸,帶領學生研究與比較個國防疫政策。

程詩婷老師帶領的新店兒童班也轉到永和樂活基地上課,孩子們熱烈討論學生中流傳的八卦。謝宜暉老師與我偕同帶領的青少年哲學班,本學期研讀英文版《蘇菲的世界》,對老師與學生都是很有吸引力的挑戰。三位老師皆愛智與好學,都關心公益。詩婷老師學道學多年,也是永和社大兒童文學研究社多年學員。佳榕老師本職在資訊業,近年跟隨一位博學的猶太學者研究聖經進入神學與哲學世界,是信仰虔敬與哲學思考相輔相成的典範。兩位老師為了增進哲學專業知識,先後參加哲學專業老師講授的歐陸哲學與亞里斯多德的形上學。詩婷老師對兒童權利非常關切,近年花很多心力在搶救永和樂活基地。

英文哲學班先後兩位老師也很有特色,黃晶晶老師畢業於台大外文所,從事語文有關工作十多年,也是台灣選擇性緘默症協會創會理事長,常舉辦講座呼籲社會關心選擇性緘默症的孩子。謝宜暉老師在矽谷工作八年,翻譯過《食療聖經》、《覺醒家庭》、《未來預演》、《抗癌大突破》等書,近年積極參與「還我特色公園運動」,宣揚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

幾位老師曾是或仍是在家自學生家長,參與教學都不收學費。大家希望學蘇格拉底:老師以愛智、愛生命與公義的熱情,點燃火引,催生青少年與少年愛智、愛生命與公義的熱情。

(照片說明:台北班三位老師由左至右:程詩婷、楊佳榕、謝宜暉參加三月讀書會/哲學教學工作坊三月份讀書會,請蕭明華女士介紹蕭天石先生的生平與道學思想)

九年前開始赴台中、台南與高雄,帶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班,十分偶然。當然,也許與我內在有一聲音,召喚我走出台北,到中南部教學有關。

記得十年前,在木柵指南山開第一班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班時,接到來自台中的自學生家長電話,說有兩名台中國中自學生,想來上哲學課,我當然非常歡迎。於是每個月,熱心的家長映兆陪伴一愛文學與心理學,一愛鋼琴彈奏的孩子,自台中一早出門,趕上指南山上9:30開始的哲學課(後來移至表演三十六房)。

我被學生對愛智的熱情感動,映兆表示,看孩子每月舟車勞頓,十分心疼,問我可否南下台中開課。於是在映兆熱心的召集與邀請下,台中成為台北以外的第一班青少年哲學班,期間還得到二十一世紀教育協會倪顯光老師的支持,免費使用該協會的教室。參加的學生自學生居多,因當時台中國中自學生人數很少,幾位敢花時間在課外閱讀的在校生參加。四學期的哲學課,看見孩子發亮的眼睛,表達意見時興奮的肢體語言,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

由於台中班上兩位學生來自台南,我不忍見家長與孩子舟車勞頓,於是向若慈表達願意南下府城開課,在若慈熱心邀約下,七年前第一班台南青少年哲學班開班,若慈邀約了多名台南自學生與在學生,同時獲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台南站負責人郁玲的支持,得在該站教室上課。

台南班的孩子特質非常多元,自選書籍文學性很強。第一次上課,就有學生介紹《文化苦旅》,一位女同學連續三個月報告讀《紅樓夢》的心得。也是台南班的學生,當我贈以《國語》一書,竟然著迷古文,在家裡常傚春秋戰國人,搖頭晃腦朗讀《國語》。台南班初期由若慈擔任行政助理,中期之後珧瑜接手擔任課務助理。珧瑜自幼受父親影響,熱愛閱讀,特別是中西、日文學,沈浸甚深與博,感受與反思豐富,對生命的意義有深刻的體認。這些特質與專長,在我邀請下,於三年前起,開始帶領高雄、台南青少年哲學班與家長讀書會,是樂觀書院邀請的第一位種籽老師,至今仍在高雄與台南以志工身分帶哲學課與讀書會。

台南班學生中一對姊弟來自左營,由母親鳳敏陪同,每月北上台南上課,姊姊是高雄第一位高中自學生,弟弟才讀小學六年級。高雄對我相當陌生,雖然在新聞界服務時,曾多次全台巡迴採訪選舉造訪高雄幾次,但從未放慢步調,無目的地傾聽高雄的人文與空氣。我向鳳敏表達願意到左營開課之意,鳳敏熱心擔起課務工作,在先生李信興老師支持下,教室就設在左營家中。

左營哲學班在學生比例較多,在沈重的升學壓力下,孩子們還能脫離軌道,放棄休假,課外閱讀、討論與書寫心得,非常難得。孩子們多才多藝,每次課後,才藝表演,氣氛歡樂與溫馨,特別高興鳳敏兩孩子都找到熱愛的方向,在教育與文學創作的路上越走越有力量。

我與高雄、台南的緣份很深。左營班畫下句點後,在高雄市小草旅人共學團家長亞莉邀請下,於四年前在高雄開了第二班青少年哲學班。學生中自學生比例較高。由於部分學生家長參加荒野保護協會,孩子自小受薰陶,常接近大自然,幾位孩子熱愛登山、攀岩與追蹤師遊戲。青少年常接近大自然,以及有強健的體魄,反映在選讀書籍與哲學討論上,呈現不同於其他城市哲學班孩子的風貌,更強的生命力與陽光、山林氣息。

由於課務助理亞莉的熱心、信念與毅力,加上來自珧瑜老師的支持,高雄哲學班薪火不斷,第三班在珧瑜帶領下,從自選書階段進入《蘇菲的世界》。學生們無畏哲學史上綿延兩千多年的諸高峰,一峰一峰地成功攀登。三月份進入現代哲學家的世界,無論是理性主義或經驗主義哲學家、認識論與形上學,高雄班的孩子都敢進入,口頭與書面報告看出孩子的面對艱澀抽象思辨的勇敢。孩子如此勇敢,當然要感謝帶領的珧瑜老師,與永遠照顧每個孩子學習狀態的亞莉。

樂觀書院與蘭陽平原,以及竹東的結緣,那是另一段故事。

(圖:王珧瑜老師與台南班)

(圖:台南班)

(圖:高雄班課務助理王亞莉)

(圖:高雄班第二班)

八年前當台北、台中先後開設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班時,因參加宜蘭縣新組成的非學實驗教育審議會,認識熱心的審議委員趙咪咪女士,她得知我在台北、台中帶青少年哲學,告訴我宜蘭縣有三個自學家庭的孩子,她每週帶兩天語文、藝術等課,很需要深度閱讀與討論的哲學課。

我感受到趙老師的熱心,也意識宜蘭自學生的教學資源相當不足,於是欣然同意。在趙老師的介紹下,由三自學家庭的代表蔣玉華女士與我聯繫,很快就約第一次試課日期。由玉華在羅東巴士站接我,到她住家附近的里民活動中心試課,玉華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家中三孩子分別為高一、國一、小五自學生。五結教會的傳道人陳伯杰家三位女兒分別為高一、小四、小二。環山部落的羅牧師兩女兒,則為國三與國一自學生。

三家庭的學生年齡差距很大,同時都有虔敬的宗教信仰背景。學生年齡差距大,用混齡教學可以克服,家中有虔誠的基督教與天主教信仰,是否會妨礙哲學思辨(獨立思考與批判思考)?我心中不無疑慮。

第一次試課。師生感覺都不錯,於是決定到陳伯杰先生家中上課。伯杰夫婦多年在五結教會做弱勢學生課輔,把別人的孩子當做自己孩子照顧,四位女兒都善良聰慧。因為伯杰夫婦的熱心,蘭陽青少年哲學班師生才能每月相聚一次,持續兩年,除了研讀《蘇菲的世界》與馮友蘭《中國哲學史》先秦篇與秦漢之際的儒學外,孩子們自選豐富的文學、科普、傳記等書。

上課時年齡差距大的問題採取小六以上選修,小五以下的孩子歡迎旁聽。至於宗教信仰的疑慮,因三家庭的家長都很開明,不擔心孩子的自由思辨會動搖信仰。我甚至發現,由於基督徒與天主教家庭重視美德與公義,而這正是許多哲學家思辨與嚴肅對待的主題,因此,探討善惡、正義等主題,蘭陽班的孩子特別感興趣。羅牧師夫婦每次上課都開車自環山部落接送兩女兒,蘭陽班進入第三學期後,陸續有些慈心華德福的國中生參加,其中參加最久的是吳灌品同學,他從熱愛孔子思想進入哲學世界。

蘭陽班進入第三學期後,陸續有些慈心華德福的國中生參加,其中參加最久的是吳灌品同學,他從熱愛孔子思想進入哲學世界。

 

蘭陽哲學班的學生很有特色。來自環山部落的兩位原住民國中自學生,常分享在國小當擔任音樂社團指導老師的經驗。一位志在成為美國職棒大聯盟選手的孩子,認為運動選手不應腦袋空空,要很有學問。陳伯杰先生的小女兒雖然才讀小二,居然能坐在一旁,專注聽大哥哥大姊姊熱烈討論兩個半小時,依舊興致高昂,還主動介紹諸如《長襪皮皮》等繪本。於此可證,對話思辨魅力之高,對八歲的孩子有如此強大吸引力。國一的皓愛讀完《說不玩的故事》,連寫三篇長長的心得,連媽媽都擔心,她過於投入,寫不完心得。自學生學習的自發性一旦激起,力道確實驚人。

當蘭陽哲學班兩年結束後,慈心人智學基金會邀我參加《自由哲學》、《人的基礎知識》、《認識高層世界》讀書會,期間我在基金會陳怡穎女士—也是慈心華德福家長邀請下,開始帶慈心國中生青少年哲學班。

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課多為兩年期程,學生每月聚會一次,交流研讀西洋與中國哲學,以及文學、科普等多種類型文本的閱讀心得。過去十年,在北、中、南、宜蘭樂觀書院之外,曾有三次走出樂觀書院,應邀帶領不同類型學生哲學討論。

一是北市景文優人表演藝術班,我帶了三屆學生。景優學生學科與術科壓力很重,每週另加一堂哲學討論很不容易。這些受過三力合一嚴格訓練的學生,對能夠閱讀、思辨、寫作,換不同氛圍的學習,看來很能接受。看學生承受很滿的學科與術科壓力,我不忍加重指定閱讀量,上課的重心放在討論與書寫。總鼓勵學生在集體的訓練下,多形成自己獨立的看法與感受。

第二次走出樂觀書院的哲學教學,是到竹東天主堂帶課輔班的原住民國中生。由於學生們放學回家上山,多幫家人做事,家中多無課外書,因此,帶領的哲學討論,就緊扣住學生們的生活經驗。譬如問:學生們山上最尊敬或最能激勵自己的是什麼?答案從老鷹、小草,到祖母、父親,非常真誠與生活化。

第三次走出樂觀書院就是四年前應邀帶慈心華德福中學八年級的十多位學生。這些孩子非常難得,白天上完一整天課後,晚上加上哲學課。慈心哲學課的規劃與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課同,必讀書、自選書、《蘇菲的世界》等。學生們吸收與討論能力都很好,比較特別的是學生們彼此同學多年,所以分組討論默契十足。哲學家關切的許多主題,人智學也關切,因此,探討真善美、人性、宇宙等,對華德福學生並不陌生與突兀。學生們分組報告時,竟能以戲劇表演方式呈現康德哲學、佛洛依德等。很高興的是,我帶的哲學課結束後,慈心華德福高中部科準備正式哲學課,多位教師有哲學專業素養,因此帶起來得心應手。

除了三次中學哲學課走出樂觀書院外,過去四年先後受王慧君導演邀請在新店樂學基地帶小五、小六自學生哲學討論,多位知識素養很好的母親擔任助教。國小高年級孩子非常活潑,創意十足,但要維持課堂秩序,頗費了一番功夫。課程進行三次之後,秩序自然形成,孩子被討論與報告吸引。因為在樂活基地上課,結識多位好學家長,其中楊佳榕女士多種哲學進修課,現在已經是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班老師。

另外一教學邀約是三峽原來學苑,我在原來學苑分別帶過國中與國小中高年級的學生。很感謝兩班兩位協同教學的孫日成老師(孩子暱稱西瓜)與Laura老師,他們與我課前密切聯繫、規劃課程,學生們討論能力很好,寫作方面比較需要加強。又多一次帶國小學生哲學討論經驗,對樂觀書院哲學教育推展,十分重要。

最近一次帶小學生的經驗是去年秋天,與崔樂真女士到淡水育英國小帶國小低年級哲學社團,崔老師準備繪本,我們合帶。看到小朋友雖然發言語句很短,但很能表達意見,十分喜歡。

樂觀書院經過十年耕耘,參與的老師、助理家長全是志工,不收學費,在這公益傳統下,近年台南與高雄,台北陸續有多位傑出而有奉獻熱情的新一代老師參與青少年哲學教育。這是另外的故事,下一篇介紹。

以國中生為主要對象的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班實驗十年,每月一次討論一本自選書或共讀書,兩年或兩年半期程中必讀《說不完的故事》、《美麗新世界》(同時讀《1984》與《動物農庄》)、《蘇菲的世界》、馮友蘭《中國哲學史》先秦篇與秦漢之際儒家、桑岱爾《正義:一場思辨之旅》。

十年的實驗,發現在兼顧各科課業的現實條件下,中學生每月至少讀一本有深度的課外讀物,十幾位學生與哲學老師每月至少相聚一次,從哲學的角度思辨與討論閱讀心得,分享一個月來生活中發生感受最強烈的事或各種夢想、計畫,課後寫心得,對面臨徬徨青春期的國中生而言,是助益很大的課程,哲學課可激勵孩子們提早認識自己,思考人生目標與真偽、善惡等問題,同時也在古今中外的大哲學家追求真理的勇氣與毅力中習得典範,提昇境界與擴大器識。

當我對實驗多年的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教育有把握,考慮邀請志同道合的老師參加,擴大影響時,面臨一重要問題:是否堅持不收學費?幾經思考,也請教過樂觀書院其他老師,共同的看法是,應該維持不收費的傳統。

理由有五:

一、書院採取「蘇格拉底教學法」,教師在課堂上儘量少灌輸或講授真理,儘量由學生自己發現與講出真理。既然老師傳授的真理之事很少,且越少越好,自以不收費為宜。

二、成為樂觀書院哲學教師,在備課閱讀思考與帶孩子討論、與孩子所寫心得中得到很大滿足,看到學生們每次見面討論,都有長足進步,是最大的回饋。

三、雖然每月才上課一次或兩次,備課需要花很多時間,特別是孩子自選書每月多達十本,教師即使無法全讀,但也要了解故事梗概。幾位老師對花時間大量閱讀備課,甘之如飴。

四、哲學班的課務助理家長,也是公益熱心,無償貢獻。

五、學生們在老師的教學熱誠中感受到強烈的愛與期許,來自老師的愛與期許常激勵學生更好學上進。

常感謝台南哲學班的王珧瑜老師。王老師從小就沉浸在閱讀的人文世界裡,也曾是自學生家長,人生的體驗深刻,有悲天憫人之心,擔任我台南哲學課助理三年,同時在高雄哲學班觀課一年,從三年前開始,王老師就接替我,在高雄與台南繼續帶青少年哲學班,學生與家長都很敬愛王老師。

北方面,三年前新店樂學共學團我帶了兩學期孩子後,沒想到家長學對哲學的興趣很強,應家長要求,我密集地導讀《蘇菲的世界》與桑戴爾的《正義》。家長之一張牧師繼續帶幾位家長讀中國哲學。幾位家長中楊佳榕女士特別熱愛哲學,不僅上毛毛蟲基金會的哲學教師課,還與另一位熱愛哲學、我帶過的自主學習哲學教學工作坊學員程詩婷女士,先後上哲學博士開的亞里斯多德形上學、歐陸哲學等課。

去年初,我在台北帶了兩年多的青少年哲學班結業,很想把心力放在與另一位英文老師合帶的英文青少年哲學課,然而,台北的學生對哲學課的需求很強,不應中斷,我就分別邀請楊佳榕老師與程詩婷老師,期盼她們兩位能分別接台北青少年哲學班與少年哲學班,楊佳榕老師與程詩婷老師都欣然同意。

我非常感謝與感動,楊老師的課雖然每月一次,但備課閱讀,構思討論議題,需花很多時間。程詩婷老師的少年哲學課每月上課兩次,自然壓力不小。因詩婷老師參與永和社大兒童文學研究社多年,對兒童文學與兒童心靈很能了解,自無懼帶領樂觀書院少年哲學課的挑戰。

去年初新實驗的青少年英文哲學課,因先後與我協力帶課的兩位老師黃晶晶老師與謝宜暉老師,素養非常好。頭兩學期學生研讀美國小說《老人與海》與《誰殺了一隻知更鳥》,黃晶晶老師是英文文學科班碩士,從事語文工作多年,她的文學與語文專業,給學生很大助益。第三學期起,英語哲學班學生研讀英文版《蘇菲的世界》,謝宜暉老師在矽谷工作多年,理工背景,備課筆記密密麻麻,學生看到都很感動。在黃老師、謝老師的協力教學,以及始終是師生最周到陪伴者的課務助理Heidi的支持,看來期盼多年的英語哲學班實驗應該能夠成功。

十年前我有感於唱衰台灣的人太多,損及台灣人對自由民主的信心,因此將書院命名為樂觀,也有取法啟蒙運動的樂觀精神之意。十年後,唱衰台灣的聲音減少,特別是百年大疫,台灣上半場表現傑出後,台灣人出現前所未有的自毫感。我注意到,與十年前比較,社會各界對哲學教育與中學生閱讀運動的重視,提高很多。許多長年在國小帶閱讀的家長開始關心國中生的閱讀,政大實驗教育師培第三屆結業後,就有學員志在帶領國中生哲學營隊。兩屆自主哲學教學工作坊的學員,多位對未來帶兒童或青少年哲學課也興趣很高,他們以讀書會的方式,繼續閱讀與思辨。

在樂觀書院即將進入第十一年時,我與幾位老師商議,樂觀書院的主持人交給台南哲學班的王珧瑜老師,兩年一任,希望年輕一代老師每位都能輪流帶領樂觀書院。樂觀書院計畫建置官網,希望在最短期間內,能釋放過去的教學資料與經驗,成為公共財,鼓勵與直支持更多老師、家長、青少年、兒童進入「啟惑、愛智、崇德」的哲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