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台北,南方的招喚–青少年與哲學啟蒙(四)

九年前開始赴台中、台南與高雄,帶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班,十分偶然。當然,也許與我內在有一聲音,招喚我走出台北,到中南部教學有關。

記得十年前,在木柵指南山開第一班樂觀書院青少年哲學班時,接到來自台中的自學生家長電話,說有兩名台中國中自學生,想來上哲學課,我當然非常歡迎。於是每個月,熱心的家長映兆陪伴一愛文學與心理學,一愛鋼琴彈奏的孩子,自台中一早出門,趕上指南山上9:30開始的哲學課(後來移至表演三十六房)。

我被學生對愛智的熱情感動,映兆表示,看孩子每月舟車勞頓,十分心疼,我可以南下台中開課。於是在映兆熱心的招集與邀請下,台中開成台北以外的第一班青少年哲學班,期間還得到二十一世紀教育協會倪顯光老師的支持,免費使用該協會的教室。參加的學生自學生居多,因當時台中國中自學生人數很少,幾位敢花時間課外閱讀的在校生參加。四學期的哲學課,看見孩子發亮的眼睛,表達意見時興奮的肢體語言,留下許多美好的回憶。

由於台中班上兩位學生來自台南,我不忍見家長與孩子舟車勞頓,於是向若慈表達願意難下府城開課,在若慈熱心邀約下,七年前第一班台南青少年哲學班開班,若慈邀約了多名台南自學生與在學生,同時獲主婦聯盟消費合作社台南站負責人郁玲的支持,得在該站教室上課。

台南班的孩子特質非常多元,自選書籍文學性很強。第一次上課,就有學生介紹”文化苦旅”,一位女同學連續三個月報告讀”紅樓夢”的心得。也是台南班的學生,當我贈以”國語”一書,竟然著迷古文,在家裡常傚春秋戰國人,搖頭晃腦背誦”國語”。台南班初期由若慈擔任課務助理,中期之後姚瑜接手擔任課務助理。姚瑜自幼受父親影響,熱愛閱讀,特別是中西、日文學,沈浸甚深與博,感受與反思豐富,對生命的意義有深刻的體認。這些特質與專長,在我邀請下,於三年前起,開始帶領高雄、台南青少年哲學班與家長讀書會,是樂觀書院邀請的第一位種籽老師,至今仍在高雄與台南以志工身分帶哲學課與讀書會。

台南班學生中一對姊弟來自左營,由母親鳳敏陪同,每月北上台南上課,姊姊是高雄第一位高中自學生,弟弟才讀小學六年級。高雄對我相當陌生,雖然在新聞界服務時,曾多次全台巡迴採訪選舉造訪高雄幾次,但從未放慢步調,無目的地傾聽高雄的人文與空氣。我向鳳敏表達願意到左營開課之意,鳳敏熱心擔起課務工作,在先生李信興老師支持下,教室就設在左營家中。

左營哲學班在學生比例較多,在沈重的升學壓力下,孩子們還能脫離軌道,放棄休假,課外閱讀、討論與書寫心得,非常難得。孩子們多才多藝,每次課後,才藝表演,氣氛歡樂與溫馨,特別高興鳳敏兩孩子都找到熱愛的方向,在教育與文學創作的路上越走越有力量。

我與高雄、台南的緣份很深。左營班畫下句點後,高雄市小草共學團家長亞莉邀請下,於四年前在高雄開了第二班青少年哲學班。學生中自學生比例較高。由於學生家長多位都參加荒野保護協會,孩子自小受薰陶,常接近大自然,幾位孩子熱愛登山、攀岩與追蹤師遊戲。青少年長接近大自然,以及有強健的體魄,反映在選讀書籍與哲學討論上,呈現不同於其他城市哲學班孩子的風貌,更強的生命力與陽光、山林氣息。

由於課務助理亞莉的熱心、信念與毅力,加上來姚瑜老師的支持,高雄哲學班薪火不斷,第三班在姚瑜帶領下,從自選書階段進入”蘇菲的世界”。學生們無畏哲學史上綿延兩千多年的諸高峰,一峰一峰地成功攀登。三月份進入現代哲學家的世界,無論理性主義或經驗主義哲學家認識論與形上學,高雄班的孩子都敢進入,口頭與書面報告看出孩子的面對艱澀抽象思辨的勇敢。孩子如此勇敢,當然要感謝帶領的姚瑜老師與永遠照顧每個孩子學習狀態的亞莉。

樂觀書院與蘭陽平原,以及竹東的結緣,那是另一段故事。(照片上:王姚瑜老師與台南班。左下一:台南班。中下:高雄班課務助理王亞莉。右下:高雄班第二班)

發佈留言